二十四节气诗词

发布:2019-07-11 09:13:52 阅读:36次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特点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特点具体体现在可贵的民族性,独特的地方性,并且有通俗性和实践性,充满了不同历史时期的生活气息和田园风格。

  二十四节气诗词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中所创造的宝贵财富的一部分。它历经时代变迁,人间沧桑,代代相传,并直接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在世纪之交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遗产,无疑将有助于增强民族凝聚力和人们的奋斗精神,也将有助于中华民族素质的提高。民族性在二十四节气诗词中除了反映作者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忧国忧民的思想外,更多的是将炎黄子孙在不同季节中从事农业生产的场面或情景反映出来,从而看出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吃苦耐劳的民族。例如,唐朝崔道融的《田上》诗:“雨足高田白,披蓑半夜耕。人牛力俱尽,东方殊未明。”是写农家抓紧时间进行春耕以不违农时的情景。

各季节的二十四节气诗词

  春雨下得适时,为了赶季节进行播种,农民在夜里披着蓑衣冒雨耕田,当人与牛都将力气用尽的时候,东方的天还没有发亮。这首诗一是写出了农家按节气时令耕种的习惯,二是反映了中国农民的一种吃苦耐劳、辛勤劳作的精神。宋代欧阳修在《归田四时乐春夏二首》中有“春风二月三月时,农夫在田居者稀”的诗句,是写在春耕春种的二三月间,农夫忙于种田,绝大多数人都在田里劳作,而呆在家中的人却很少很少。到了夏季之时,农家之人又忙于夏收夏种,唐朝白居易的《观刘麦》中所写的正是这种情形:“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垄黄。妇姑荷革食,童稚携壶浆。相随晌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诗人非常生动而又逼真地写出了芒种节气之中田家忙于收麦子的情景。“少闲月”的田家到了五月更加忙碌,全家老小都要出动去田里收麦子,他们“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在麦田里辛勤地劳动着,“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不顾劳累,不怕流汗,一心想尽快将麦子收割完。宋代张耒的《劳歌》中写出了暑天之季天旱无雨,农民倍受煎熬,艰辛劳作的惨状:“忽怜长街负重民,筋骸长般十石弩”,“天工作民良久艰,谁知不如牛马福”,这里一方面写出了农民劳作的艰辛,另一方面反映了阶级的压迫与剥削。到了秋季,农民又迎来了秋收与秋种的繁忙时节。唐朝许浑在《村舍》中有“燕雁下秋唐,田家自此忙”的描写,其忙的程度正如陶渊明在《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诗中所展现的:“晨出肆微勤,日人负末还。山中饶霜露,风气亦先寒。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这里作者尽管是写个人的耕作收获之劳累,从中可窥见秋收秋种时农家忙碌劳苦的一斑。

  到了冬季,正如唐朝杜甫在《小至》所言:“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农家要为来年的小麦丰收进行冬季管理,要为春耕春播做好准备。当春天又来到的时候,农民又开始劳作。正如唐朝韦应物在《观田家》中所说:“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他们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耕作。由以上可以看出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精神在二十四节气诗词中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展现。在二十四节气诗词中还有的从不同侧面或不同角度反映或体现出不同朝代中的历史风貌或时代特点,体现出了诸如忧患意识、爱国主义、勤劳勇敢,吃苦耐劳、高尚情操及讲究崇高的道德风尚等炎黄子孙所特有的民族性。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地域性

  中国本是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虽然二十四节气形成于黄河中下游流域,可随着社会的发展慢慢波及到南方各地。从历代诗词的作者所反映的内容上看具有广泛的地方性。无论是唐代武元衡的《春分与诸公同宴呈陆三十四郎中》里的“南国宴佳宾,桃李艳妆新”的南国风貌,还是唐代杜牧《村行》中的“春半南阳西,柔桑过村坞,衰衰垂柳风,点点回塘雨”的中原村景;无论是唐代李益《立春日宁州行营因赋朔风吹飞雪》里边塞北国的“边声日夜合,朔风惊复来,龙山不可望,千里一裴回”沙场军营的壮阔场景,还是白居易的《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中的“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水国多台榭,吴风尚管弦。每家皆有酒,无处不过船”江南水乡的安逸情致;无论是宋代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的“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中对西湖荷花的点染,还是唐代张孜《雪诗》中“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对京城长安雪天中贫富不同生活画面的展现,都生动地描画出了在不同节气时不同地方所独有的地方特性。无论是北国风光还是南国风情,无论是边塞场景还是水乡悠情,无论是京城雪天还是江浙美景都在二十四节气诗词中独放异彩。“每一个国家的历史、语言和传统都独具特色。有趣的是,我们彼此越相似,就会越强调我们的独特性。”(奈斯比特·阿伯迪妮(2000年大趋势》)二十四节气诗词就是我们在世纪之交所面临的世界潮流之中除了完成“同一化趋势”之外,便是强调中华民族“文化民族化”趋势的一种。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实践性是指季节时令、物候现象和农事活动或社会生活等方面的相互统一和结合,作者用诗词的形式将它们艺术地表现出来,从而增强了审美价值与社会价值。比如,唐朝李硕在《送陈章甫》中有“四月南风大麦黄,枣花未落桐叶长”的诗句,将季节时令、物候现象和农事活动高度凝炼地进行了描绘,展现出初夏时节的自然景观和农事活动,大麦黄了,将要收割。又如宋代陆游诗歌《时雨》所写:“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家家麦饭美,处处菱歌长。”不仅写出了节气时令、物候现象,并且突出地渲染了田家插秧、收麦时的繁忙与欢畅。这种气氛的渲染在一般的田园诗中也是独具特点的,田家不失农时,收麦、插秧的紧张劳碌和丰收后的欢畅心情跃然纸上。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通俗性

  二十四节气诗词的通俗性主要体现在作者善于用朴实的语言叙田家之事,抒田家之情,充满了浓郁的田家风趣和清新的乡村风俗。例如宋代杨万里的《插秧歌》:“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笠是兜鉴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脚。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秧根未牢漪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这首诗如念给农村的老头老太太们听,他们也会一听就明白。全诗以通俗生动的语言,将忙于插秧的大人孩子写得栩栩如生,诗中丈夫与妻子的对话通俗易懂而又不乏新鲜幽默的情趣。白居易的《观刈麦》更是叙事明白,朴实简洁,以通俗的语言描绘了田家麦收时的场面及拾麦穗农妇的贫困无奈。

  正如清代人评论白居易的诗是“多触景生情,因事起意,眼前景,口头语,自能沁人心脾,耐人咀嚼。”(赵翼(瓯北诗话》)从白诗的语言来说,这一评语是很精当的。从二十四节气诗词中所选的白居易的诗篇来看,他的语言确实是通俗平易,自然流畅,恰如“口头语”:“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垄黄。”再如“洛下麦秋月,江南梅雨天”,让人一看就懂。由此可见白居易在运用通俗语言上具有深厚的功力。

  关于二十四节气诗词在艺术方面的特色与成就,有的在“赏析”部分中已作了论述,另外它们也有着与众多中国诗词一样的艺术特色与成就,这里不再赘述。以上只不过选了几篇有代表性的作品加以粗浅评述,也是挂一漏万式的一家之说,仅供读者阅读这些节气诗词时作为参考。

关于本站收集的二十四节气诗词

  当然,本站所收的二十四节气诗词中有很多名篇佳作,但某些诗篇里同时也存在着某些封建思想的糟粕。对此,我们进行了允当的批判。这正如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所说:“中国的长期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在二十四节气诗词中有的并非是写二十四节气中的农家生活或农业生产,而是或表现士大夫的隐逸之志或归田之乐,或流露出古代女子的悲春叹春的哀怨情绪,或渲泄文人不得志的愁绪悲苦和失意寂聊。但这只是其中极少的内容。我想,编撰此书起码具有两方面的特殊价值与意义:一是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二是增强和提高全民族的凝聚力。

  中国古代的文人志士以节气作诗写赋者极多,从搜集到的这方面的诗作来看是洋洋大观。然而,限于各方面的条件和原因,好多节气诗词并没有人选,定有遗珠之憾。另外,无论作者之间,还是朝代之间,还有节令之间的不同,出现了选析不均的情况,其中也存在着良芳不齐、高低不一的差别。但就某一个节气或某一位诗人的诗词来看却总有一定的代表性或某一方面的独到之处。24节气网旨在将农家看重的二十四节气方面的诗词华章介绍给读者,在世纪之交向全国的农民朋友和广大诗词爱好者献上一份薄礼。

  还有一点,是二十四节气的时令顺序和交节时间与人们的身体保健、日常生活总是息息相关,与阴阳学说中的金、木、水、火、土也密切相联,其中包容着中国人民所信奉的“天人合一”之道的哲理蕴含。

上一篇:24节气的含义     下一篇:暑热思风_大暑诗词
二十四节气诗词所属专题:二十四节气专题 诗专题 本文《二十四节气诗词》链接:http://www.hualinintl.cn/24jieqi/jie4852/